美国欲对华“落井下石” 没想到坑了自己

  • -

美国欲对华“落井下石” 没想到坑了自己

  原标题:美国“落井下石”,没想到坑了自己

  中国探月之路从不平坦。中国探月总工程师吴伟仁透露,若干年前,得知中国的探月企图后,美国政府关闭了本向全世界公然的轨道数据,并制止
与中国在太空规模举行民间配合。

  嫦娥四号胜利登岸月背后,美方又来索要中国嫦娥四号探测器的轨道数据,中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果断谢绝;没想到,美迷信家又呼吁取消禁令,称“不怕中国赶超,怕美国落伍”……

  据香港《文汇报》1月4日报导,中国在探月工程国际配合方面,始终保持开放配合的态度,探月路上的“小伙伴”越来越多。



  然而该文章指出,中国的探月之路并不是坦途,美方曾多次在中国探月工程中设置妨碍,而且提出在理的要求。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探月工程总工程师吴伟仁就在采访中讲述了几则人们未曾知晓的事情。

  吴伟仁说,中国探月工程自2003年起步,目前发射次数虽然不多,然而收成颇丰。嫦娥二号完成绕月探测后,对拉格朗日L2点举行探测,并对图塔蒂斯小行星举行飞跃探测。他回忆称,世界上很多小天体的轨道惟独美国有,而且本是向全世界公然的。当中国颁布发表要探测图塔蒂斯后,美国即刻把相关的轨道数据都关闭掉。虽然中国被此举搞得颇为被动,但还是集合全国天文台的力量,去寻觅图塔蒂斯,最后形成中国轨道,胜利地举行飞跃探测。

  2013年12月嫦娥三号发射,完成人类在新世纪首次月球软着陆。在发射前,由于中美航天局并没有太多联络,美方多次致电中国迷信院,以影响美国的月尘检测卫星为由,多次要求中方提供嫦娥三号的飞行轨道和落月时间等多种数据,然而中方并未答应美方的要求。不久前,美方再次索要中国嫦娥四号探测器的轨道数据,以便检测落月情况,中方同样谢绝了这类要求。

  美方不仅在中国的探月过程中设置妨碍、提出在理要求,而且也搅扰两国航天专家正常的学术交流。

  2017年3月21日,美国Spacenews门户网站就曾报导,美国驻北京大使馆谢绝向负责中国月球和火星开发企图的一名专家发放签证。


  这位被拒签的中国人等于中国月球和空间探测工程核心副主任于国斌,那时他原本企图在美国举行的“Microsymposium 58”研讨会上作关于中国开发月球和火星的企图讲演,而且打算在研讨会以后
,缺席美国得克萨斯州举行的月球与行星迷信大会。然而由于遭拒签,于国斌无法参会。

  “Microsymposium 58”研讨会组织者布朗大学的Jim Head教学默示,于国斌已经取得中国政府的同意参与研讨会,然而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却谢绝向他发放赴美签证。Jim Head教学说,如果美国使馆不说明理由,他也不清楚于国斌被拒签的原因。

  虽然美国小动作不竭,但吴伟仁默示,越来越多的国度进展与中国在探月工程上配合。本年5月,“鹊桥”中继卫星义务中搭载了沙特的相机,并取得了月图,这让沙特全国上下都非常重视。在德国访问期间,一位用了几十年时间研讨月球车的德国院士进展中国能够帮他把月球车送上月球。吴仁伟说:“过去咱们是求着人家搞配合,经由过程几次的探月行动,先进的国度都情愿跟咱们配合”。

  美迷信家呼吁美国取消禁令

  “嫦娥四号”于1月3日胜利登岸月背,为人类月球探测开启了新的篇章。该消息罕见地被美国各大媒体予以踊跃正面的报导,他们不仅肯定此事带来的首要意义,还夸奖说“中国人做了美国人不敢测验考试的事”。

  这一里程碑式的造诣让局部美国迷信界人士觉得镇静,他们又提起了美国会于2011年制止
中美太空配合的条款,呼吁美国转变这一限制,让中美消除妨碍,举行更多配合。


  “这不仅仅是一次着陆”,澳大利亚皇家学会(Royal Institution of Australia)太空探究首席迷信家阿兰·达菲(Alan Duffy)默示,这“清楚地表明中国技术已达到了成熟水平”。

  达菲默示,“中国历久以来进展反抗美国能力的目标,现在可能会在20年内就能成为现实。而在探月方面,也许只需10年”。

  《华盛顿邮报》3日报导指出,当中国胜利登岸月球遥远的另外一端时,一个新的太空大国就此诞生了。

  报导提到,在本世纪初,很少人会想到中国能如斯迅速地成为太空规模的首要参与者,由于历久以来中国很少或基本没有兴趣在该规模取得立足点。

  2003年北京将第一批宇航员送入太空轨道后,还曾有不少西方观察人士认为,这是中国为了追逐美国和俄罗斯而作出的毫无意义的努力。

  但如今在中国不竭扩大空间企图的同时,在该规模最胜利的美国和俄罗斯,对太空探究的热情正逐步减弱。近年来,美国国度航天局(NASA)的估算不竭缩减。而俄罗斯则忙于资助普京总统在海外的军事行动。


《华盛顿邮报》报导截图

  报导称,在此次“嫦娥四号”成为全世界头条新闻之前,中国早于2007年就着手该企图的早期准备工作,考核月球后头的表面,然后确定可能的着陆点。

  中国国度航天局在《2016年中国的航天》白皮书中,也发布了近年的最首要义务,包孕此次胜利的登月,和
2020年的登岸火星等。

  与中国历久计划、务实提高的空间企图“对比明显”的是,美国度航天局需求在历任总统的指挥下,不竭对空间探测企图作出调整。时任总统推翻后任,这给空间企图造成了必然的后果。

  据媒体此前报导,美国度航天局早在小布什任总统期间,就发布重返月球的星座探测企图,其核心等于太空发射零碎(SLS)。但在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后,便以“缺少新意”等理由颁布发表取消,只剩下SLS火箭等少局部名目幸存,义务由登月改为深空探测,而且制定了颇有噱头的“小行星重定向义务”。

  而以后
小行星义务命途多舛,自进入公众视野以来就一再推延
,特朗普总统接任后更是直接否定了该项义务。

  “我不害怕中国赶超,而是担心美国落伍”

  “嫦娥四号”胜利着陆月背后,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来自美国“同行”的祝贺。美国度航空航天局局长布里登斯廷(Jim Bridenstine)发推称这是人类首次,更是一项“令人印象深刻的造诣”!

  乔治·华盛顿大学空间政策研讨所荣休教学约翰·罗格斯顿(John Logsdon)夸奖说,“这是真正的探究,去到了此前无人去过的地方。”

  美国圣母大学的行星地质学家克莱夫·尼尔(Clive Neal)则默示,“咱们看到这(在月球后头着陆)是可以完成的,进展还能再测验考试几次,而且进展人类也能登上月球后头。”

  在镇静之余,这些美国迷信家还呼吁中美两国能消除妨碍,举行更多的配合。

  《华盛顿邮报》报导称,尽管美国国度航天局与俄罗斯睁开密切配合,但美国会议员出于对“特务活动”的担忧,已于2011年出台“沃尔夫条款”,以法律法规的形式,制止
中美的航空企图有任何接触,两国民间的太空配合被“冷冻”。

  约翰·罗格斯顿进展国会可以转变这一限制,让中美在探月和火星等名目上能有更多配合,“我不害怕中国赶超,而是担心美国落伍。”

  克莱夫·尼尔指出,从人类太空探究的角度来看,配合比竞争更有益处。“一旦咱们走出这个星球,咱们起头成为了全世界文明,而不是民族国度文明,因此太空的配合就会是必须的。”

  复旦大学中国研讨院研讨员春秋生长战略陈平4日对观察者网默示,美迷信家乐见中国科技提高,是进展以此来刺激美国增加科研经费,与中国竞争。

  他还指出,中国在空间规模的自主生长,可以让那些攻击“中国偷盗美国技术”的“贸易战”鹰派,在登月竞赛中看到美国的“先进”变“落伍”无语以对。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余鹏飞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lwindham.com